討逆
小說推薦討逆讨逆
“故人?那便见见。”
杨玄没听过韩胜这个名字,觉着应当是来套交情求援手的。
“可能是某个熟人的熟人。”曹颖笑道。
“老二呢?”杨玄今日没见到王老二,有些奇怪。
“看杂耍去了。”
“使君,卫王来了。”
卫王进来,曹颖知趣告退。
“你新收的护卫不错。”卫王坐下。
“也就那样。”杨玄有些好奇他的来意。
“王妃要来。”
“嗯!”
杨玄满头黑线,心想王妃要来和我啥关系?
“你这个……夫妻团聚就好生团聚吧!”
卫王嗯了一声,“她等了几年,本王没动静,她此次前来,大概是要发泄这几年的怒火,顺带……”
“女人有时候是会不讲理,据说是往日积累了太多的不满,那就给她发泄嘛!难道她还敢打你?”
卫王点头,“敢!”
杨玄:“我同情你,但爱莫能助。”
卫王平静的道:“她顺带来,大概是想和离。”
杨玄:“……”
“很奇怪吧?”
“不,很震惊。我在想,你究竟是干了啥,让王妃追到陈州来闹和离?”
“没干啥,就是让她失望了。”
杨玄摇头,这事儿他没法管。
卫王说道:“就是和你说一声,晚些隔壁闹起来,让你家的护卫别管。”
当日午后,卫王妃带着数十骑进了临安城。
李晗一得消息,赶紧收拾了东西,“我去隔壁了,有事……也别喊人,自己受着。”
卫王摆摆手,“拿酒来。”
大门那里传来一声惨叫。
“那女人来了!”李晗一个哆嗦,直接冲向围墙,就这么背着包袱爬了上去。
下面,一个虬龙卫拎着铁棍子,冷冷的看着他。
李晗强笑,“我来寻子泰。”
虬龙卫用铁棍子指指前面,“郎君在州廨,你走错了地方!”
“来不及了!”李晗回头看了一眼。
“见过王妃!”
那些护卫单膝跪下。
卫王妃手中拎着马鞭,冷冷的走进了后院。
她看了李晗一眼,李晗下意识的就翻了下来,“我就躲躲。”
“伱来了?”
卫王放下酒坛子,伸手抹了一下嘴角,“隔壁是杨玄的住所,你不怕被他家人听到那些话,那便直说。”
卫王妃淡淡的道:“皇子都想夺嫡,没有这个念头的不是男人。既然有了这个心思,遮遮掩掩的作甚?”
卫王看了她一眼,“你来,就是想和本王说这些?”
“你就封多少年了?这些年你一直想着如何夺嫡,可太子有一家四姓为羽翼,你一人如何能敌?如此,你沮丧低头也就罢了。
如今太子成了废物,你的对手就一个装可怜的越王,可你在干什么?你在陈州躲着!”
李晗和虬龙卫就在墙边。
“嫁给你不是我的本意,当初母亲说了,儿啊!你若是嫁给个不想夺嫡,憨傻的皇子都好。可那卫王听闻残暴……
残暴也不怕,可残暴的皇子,他必然会掺和进去。阿娘就怕他掺和不成,最终把你也葬送了!”
“呵呵!”卫王笑了笑。
“你果然想夺嫡,如此我没二话,既然要夺嫡,那就动手啊!胜者王,败者寇,我都认了!
可你呢?在潜州三棍子都打不出个屁来!
后来更是躲到了陈州。这里有什么?有大军?有谋士?还是说这里有你夺嫡的臂助?什么都没有!”
卫王举起酒坛子喝了一口。
卫王妃银牙紧咬,极力压制着怒火,“你即想夺嫡,又不肯进取,这般下去便是等死。你死了死得其所,可我呢?我和孩子凭什么跟着你倒霉?跟着一个蠢货倒霉!”
卫王抬头,“够了没有?”
“没够!”
皮鞭挥舞。
啪!
卫王手中的酒坛子被一鞭子抽成了碎片,酒水弄了一身。
“贱人!”
砰砰砰砰砰砰!
李晗和虬龙卫在听墙根。
轰隆!
李晗摇头,“拆房子了!”
呯!
“可惜了那棵大树!”
“啪!”
“好了,开始揭瓦了!今晚住哪呢?”
李晗发现虬龙卫很是平静,甚至是有些……幸灾乐祸。
“你觉着……该?”
“该!”
伪帝的狗崽子,死光了都不心疼!
重生之賊行天下 發飆的蝸牛
这是虬龙卫的心声。
隔壁消停了。
卫王妃的声音传来,“大郎病了,潜州唯一的名医突然消失,说是跑了。”
“嗯!”
“找不到,大郎就得死!”
“嗯!”
“你嗯什么?想办法啊!”
“本王在想!”
步步權謀 鳳凌苑
“定然是杨松成那条老狗的人,或是你那好兄弟的人弄的鬼,若是大郎死了,他们一个都别想活!”
“本王知道了。”
“无用的男人!若是大郎不好,我此生再不想见你一面!”
“那就滚吧!”
卫王妃走了。
李晗翻过去。
卫王站在废墟中发呆。
“此事定然是杨氏的手笔。”李晗分析道:“我觉得,此刻你该去寻访名医。”
“那医者是当初本王从长安弄回来的,一直想回去,此次杨氏出手,不外乎便是想让本王后宅混乱。”
“一个连后宅都不宁的皇子,难道还能让大唐安宁?”李晗冷笑,“手段简单,却直指人心。”
卫王进去换衣裳,戴上巨刀,“本王出门了。”
“要不,让子泰派人帮衬你一把?”
“许多事,一旦低头了,以后就再难抬头。”
……
五骑正在官道上疾驰。
四个浑身弥漫着精悍气息的男子,中间是一个神色惶然的中年男子。
“再快些!”
“到了长安就不怕了。”
他们一路疯狂疾驰。
“好了好了。”第五日,看到一座城池后,四个男子浑身一松。
“里面有人接应咱们,随后就省事了。”
哒哒!
哒哒!
马蹄声快的不像话。
众人回头。
身后烟尘不断。
“是马队,避开些。”
“不对,是……是一人!”
一人数马,正在赶路。
“是卫王!”
“快跑!”
可卫王是一人数骑,在即将赶到城下时,拦截住了他们。
他浑身都是尘土,身后的马儿疲惫不堪。
“冲进去就是生路!”
“杀!”
四人从马背上飞掠而去。
中年男子苦笑看着双方战作一团。
城头军士们也在观战。
“快,令骑兵出击!”
“那人中刀了!”
“他杀了一人!”
“好家伙,竟然拼着挨一刀,也要斩杀那人,这是什么深仇大恨?”
“哎!又中了一刀。”
“又挨刀了!”
“好,这一刀杀的好!”
“二打一,咱们的骑兵呢?”
“还没来!”
这里不是边疆,折冲府早已名存实亡,府兵们都是混日子的。
“要不要下去帮忙?”
“帮个屁!你没看那些人都是有修为的?你想立功你去,咱不送死。”
“哎!杀了一个了!”
“啧啧!那人挨了不少刀了吧!”
“最后一个了!”
“好!”
“这一刀,犀利!”
最后一个对手倒下,卫王走到了中年男子身前。
“大王,小人是被逼的。”
……
潜州,卫王府!
“再去请了医者来!”
回到府中的卫王妃看到儿子依旧如故,不禁雷霆震怒。
“王妃,潜州有些名气的医者都来了。”
“那就去别处寻!”
卫王妃眼珠子都红了。
“那人呢?”
众人知晓她说的是卫王。
“大王还没来。”
“无能之辈!”
卫王妃跺脚,“我去寻!”
呯!
外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,卫王妃大怒,刚想喝骂。
“大王!”
众人纷纷行礼。
拎着医者进来卫王浑身臭烘烘的,衣裳上都是深色的东西,脸上,头上都是如此。
“都出去!”
众人告退。
卫王看着卫王妃,“你也出去!”
卫王妃看到医者回来,冷哼一声,这才出门。
“大郎活,你活。”卫王把医者放下,“大郎死,你死!”
“是!”
卫王坐在床榻边上,双眼密布血丝。
他单手撑着下巴,身上的伤口裂开也不知。
医者擅长治疗卫王长子李璋的这种病,一番检查,针灸和汤药齐下,自信的道:“今夜必醒。”
卫王就坐在床榻边上打盹。
半夜,他突然醒来。
床榻上的李璋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他,“你是谁?”
李璋从娘胎里带来的毛病,有些呆傻。
实际上就是个傻子。
卫王起身,俯身看着他,“大郎,我是阿耶!”
“你是谁?”
卫王把他抱起来,就这么在室内缓缓踱步,“阿耶从陈州回来了,来看大郎了。”
“阿耶是谁?”
“阿耶就是最亲近的人。”
“那……那你为何不陪我玩?”
卫王身上的伤口再度裂开。
“阿耶在潜州,那些人就会来使坏,阿耶怕他们伤到大郎,所以就躲到了陈州去。”
“坏人吗?”
“坏人。”
“那就走吧!”
“我天明再走。”
“那你走吧!”
“我天明再走。”
“你是谁?”
“我是阿耶!”
“阿耶是谁?”
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
孩子渐渐困了,就在他的怀里入睡。
凌晨,卫王把孩子放在床榻上,出了房间。
外面,卫王妃一直在等候。
“好了。”
“嗯!”
卫王妃松了一口气,压低嗓门道:“若非你,大郎也不会遭此一劫。求求你,放过我们母子吧!”
“能放,我就放。”
“你说的!”
“我说的!”
卫王妃进了房间。
卫王出了王府。
夏日之恋
“可有人窥探?”
“一直有。”
卫王目光缓缓转动。十余人正在周围的角落里躲着。
“他想抓住咱们。”
“城中宽敞,咱们散开就是了。”
“这个莽夫,笑死人了!”
“准备走,等他滚咱们再接着来。”
“哈哈哈哈!”
长笑声中,有人喊道:“大王,我等告辞!”
卫王站在台阶上,淡淡的道:“本王,留客!”
他举起手,身边的侍卫厉喝,“动手!”
密集的马蹄声从四周传来。
“他竟然有埋伏!”
“撤!”
一番厮杀,十余具尸骸被丢在王府前,三个活口。
“动手吧!”三个男子从容的道。
“大王,这是死士!”侍卫提醒道。
“拷打无用!”
“是啊!除非把魂魄给抽出来炙烤。”
卫王突然露出了微笑,“听说过一等死法吗?弄了树桩子来,顶端削尖,树干剥的光滑,把贼人的谷道坐进去,大半日不得死,最后树桩子从嘴里穿出来……”
“那不是……杨使君的竖杆子?”
“弄几个试试。”
大清早,卫王府前就竖起了杆子,三个不知是谁家的死士坐下去后,刚开始还坚强,不过一刻钟后,就惨嚎起来。
“走!”
阳光照在王府前,恍若鬼蜮。
阳光也照进了卧室,正欢喜看着儿子醒来的卫王妃听到侍女惊呼。
“这是什么?血迹?”
卫王妃回身看去,就见地上许多条血线组成的圆圈,一条套着一条,一条重迭着一条。
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……
深夜,卫王抱着孩子在小声说话,身上的伤口迸裂,鲜血顺着身体往下流淌,随着他的走动,在脚下拖出了一条条血线。
……
大清早起床,杨玄先摸摸周宁的小腹。
“还没有孩子?”
周宁无奈的望天,“还没。”
“我已经尽力播种了,哎!”
杨玄有些愁眉不展。
Cool Drive 4
周宁说道:“此事得看缘分。”
“会不会是时辰不对?”
“无关时辰。”
“那……难道是姿势不对?”
“赶紧起床!”
“换个姿势试试!”
“大清早的,你别……”
大清早的,杨老板红光满面,而杨夫人脸上也多了水色,看着娇艳欲滴。
管大娘欣慰的道:“这小夫妻要如此才好!”
怡娘点头,“规矩越多的夫妻,就越生分。”
“这话在理。”
“吃饭了!”
前院传来了王老二的欢呼。
连管大娘都笑了起来,“每日早上听到他的欢呼,我就觉着这日子有盼头。”
她面色突然微变,“那个女人来了。”
怡娘已经看到了赫连燕,淡淡的道:“无需管。”
“就怕郎君经不住诱惑。”
“现在经不住,总比以后经不住好!”
“以后?”
“是啊!以后。”
以后郎君登基,后宫得充实一些女人。
现在就经历一些诱惑,不是坏事。
赫连燕最近在接手一些事儿,半机密。
“燕啊!”杨玄打个哈欠。
赫连燕行礼,“那韩胜之事我问了押解的军士,说是当阳郡公文思淼的幕僚,对府中侍女用强未遂,杀了人……”
“这不是败类吗?”
“那么……可要我动手弄死他?”
“见见吧!”
早饭后,杨玄在前院见到了韩胜。
韩胜行礼,开口:
“使君危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