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樓之挽天傾
小說推薦紅樓之挽天傾红楼之挽天倾
书房之中
户部侍郎梁元,着缀孔雀补子的正三品文官的绯色官袍,头戴乌纱帽,端坐在一张黄花梨木制的椅子上,一旁前明宣德年间的蓝纹祥云盖碗,香茗热气袅袅,将碧螺春的清香播散开来。
未几,垂手侍立门槛之畔的杨家仆人,轻声道:“见过老爷。
梁元闻言,就是恍若弹簧一般,从椅子上离座起身,快行几步,绕过一架紫檀玻璃松鹤屏风,一张微胖、白净的面庞上,已然堆起笑意,恰在这时,内阁首辅,华盖殿大学士,杨国昌已迈过门槛,二人四目相对。
“恩相。”梁元就是目光下移,作揖行礼,说道:“惊扰恩相,下官实是不安。”
“文运,今日怎么没有休沐?”杨国昌笑了笑,并没有说什么,随口问着,就是在儿子杨思弘的搀扶下,绕过屏风,进入内厅。
梁元连忙起身,碎步向前,亦步亦趋,紧随其后,立身在条案之前,看着在太师椅上铺了褥子后,方落座的杨国昌,拱手道:“回恩相,两江、湖广、闽浙诸省布政司使已发函至户部,转运而来的秋粮,已交由漕运总督杜季同下辖的漕粮卫解运上京,然漕粮卫麾下运力不足,请求我户部仓管衙门予以派船接应。”
神京长安或者说三辅之地的漕粮储备之地,主要是在太仓,华州的永丰仓,而神京城中更有户部统管八十七处仓库,以保障神京军民、官吏的粮秣供应。
杨国昌道:“那派船只接应就是。
“先前是齐王殿下负责此事,”梁元轻声说着,看了一眼杨国昌的脸色,道:“现在齐王殿下已被禁足府中,东城三河帮中人也被提点五城兵马司的贾珩剿捕,恩相,懂业已大大拖延了秋粮入京啊。”此刻,三河帮被连根拔起的事情,轰传神京,但抄家得一千多万多两财货之事,毕竟局限在锦衣府和贾珩这边儿,还未迅速扩散开来。
事实上,哪怕是后世手机电话的时代,也不可能这么快,都有一个信息滞后性
而梁元因先前伐登闻鼓一事,受得贾珩训斥,正是心头怀恨,听说三河帮前日被满城索捕,自以为得了机会,就到杨府陈事。
此举,自是为了借势。
杨国昌苍老面容上现出一抹凝思,皱眉道:“昨个儿,东城喧闹无比,听说贾云麾领着锦衣府还有调集的果勇营军卒,封锁东城,抓捕了不少人?”
梁元愤愤道:“正要和恩相说,这贾云麾少年得志,最近却是愈发骄横,朝廷让他调查应考举子殴残一案,谁想他拿着鸡毛当令箭,擅调京营,大索全城,肆意牵连无辜,不少粮船水手,漕工劳役皆被投入五城兵马司狱中,这极大影响了秋粮解运啊。”
杨国昌默然片刻,道:“他是得了圣上授意,以天子剑调兵的,内阁有密令存档。”
言外之意,如以此事攻讦于人,拿不到人家半点儿错漏。
当初崇平帝授贾珩以天子剑,还是在之后去给内阁通了气,只是没有具体言明贾珩以天子剑的调兵用途。
梁元怔了下,说道:“可贾云麾这般肆无忌惮,他办皇差,只诛首恶即是,如何一举将三河帮普通之人尽数投监?这般妄兴大狱,全无仁恕之心,实与其贤德之名相悖啊。”
杨国昌沉吟着,忽地看向嘴唇翕动,欲言又止的杨思弘,道:“你要说什么?
杨思弘道:“父亲,听说是三河帮帮主主动上门寻衅,结果被其暗中布置的锦衣府中人一网成擒,而东城也被其连根拔起。”
杨国昌闻言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他这差事办得倒是干净利落,但只一心想办着自己的差事,于朝廷大局不顾,实是急躁冒进,如今诸省入京的一千万石的粮秣,如是耽误了入仓,影响神京粮价事小,只怕引得人心动荡。”
梁元目光一亮,点头道:“恩相所言甚是,这等幸进之徒,只顾邀媚于上,全然不顾朝廷大局,恩相,您素来刚正,不可容这等人上蹿下跳,破坏朝廷安定的大好局面啊。”杨国昌面色不为所动,想了想,苍声道:“此事,老朽明日早朝时,会启奏圣上,你明日也可先上书陈事,具实以禀即是,倒不用弹劾,贾云麾如今圣眷正隆,宫里留了几次饭。”口
他手下这位梁侍郎与那位贾云麾的过节,他也隐隐有耳闻,因伐登闻鼓一事受了无妄之灾,倒也能理解其如此攻讦那位少年权贵。
梁元闻言,心头一凛,说道:“多谢恩相提点,下官这就回去写奏疏。”
是了,如今那贾珩小儿圣眷正隆,不好与之争锋。
杨国昌摆了摆手,说道:“去罢,只要用心做事,些微的风言风语,不足为凭,圣上明察秋毫,不会不用。”
这就是在勉励属下了。
梁元闻言,胖脸上现出激动之色,说道:“多谢恩相。’
杨国昌又是勉励了几句,而后吩咐着梁元回去。
杨国昌暗暗摇了摇头。
“父亲
“这梁元侥幸科甲及第,因治事之才累功至户部侍郎,比之齐言碹器量不足啊。”杨国昌道。
杨思弘目光闪了闪,知道是在说户部左侍郎齐昆,其人字言碹,算是他齐党一臂。
不提杨国昌与其子谈论着朝局,却说清虚观中,贾珩以及贾母等用罢午饭,听着戏曲,准备下得阁楼,出去走走。
比起这时代的人,他却是听不惯戏曲,只是刚要起身,就见一个婆子从楼梯上来,行到凤姐身旁,附耳低语几句。
凤姐容色微变,就是起身,唤了一声平儿,离座起身,行至贾珩近前,就是使了个眼色。
贾珩凝了凝眉,倒也没说什么,随着出了阁楼。
湘云在另外一桌看着戏,见着,就扯了扯探春和黛玉的袖子,努了努嘴,笑道“林姐姐,三姐姐,我们去看看。”
探春看着戏,一多半心神也是落在贾珩身上,眨了眨明眸,和一旁的黛玉对视一眼,也是离座起身。
因众人都在听戏,途中多有离席去小解者,倒也不怎么奇怪。
贾珩这边厢,随着凤姐、平儿出了阁楼,行至廊檐,就是一愣。
却见那颌下留着山羊胡的张道士,牵着一个小道士,脸色有些不虞,见着贾珩和凤姐,轻声道:“珩大爷,琏二奶奶,小道请了。”
贾珩凝了凝眉,道:“老神仙这是?”
张道士笑道:“方才这小孩子冲撞了女眷,已是罪过,珩大爷还给了二两银子,委实过意不去。”
贾珩眉头舒展,说道:“我当是什么?给他二两,让他买几個果子吃,方才出来时,却忘了和你说了。’
张道士笑道:“珩大爷,这如何使得?,
贾珩笑道:“如何使不得?山门之中,添了香油钱也是添,恤幼赏他也没什么,怎么,张道长还打算要了回来给我吗?
再要回去,就没有个体统了。
“不敢,不敢,只是拉着他过来向大爷磕头道谢。
张道士连忙说着,就是拉着那小道士给贾珩叩首。
“好了,不值当什么大事。”贾珩上前搀扶了一把,道:“去带着他出去玩儿罢。”
幕师
张道士就是应了。
凤姐系系看着这一幕,直到贾珩将张道士劝走,才款步上前,轻声道:“珩兄弟,随便给他两个钱就是了,一出手二两,府里的姑娘月例也只才二两呢。”口
贾珩道:“小孩子嘛,吃了你刚才一个耳光,不定扇出个好歹来。”口
凤姐:
平儿也笑了笑,轻声道:“珩大爷说得是呢,那孩子回去别做恶梦了才是。”
凤姐闻言,似笑非笑看了一眼平儿,俏声道:“我家平儿,这菩萨心肠的人儿啊,以前还被那些长舌的婆子背后说面团一样,现在好了,寻个罗汉护法,再不惧说了。”
这还没成一家人呢,这小蹄子就在一旁敲边鼓,早晚让你送他屋里,捏你那两个白面团儿。
“我的姑奶奶,怎么好说话生冷不忌的,阿弥陀佛。”平儿俏丽玉容微变,分明是见凤姐拿神佛说嘴,连忙口中宣着佛号。
凤姐轻笑了声,然后看向面色沉系依旧的贾珩,问道:“珩兄弟,我们几时回去?”
贾珩看了看天色,说道:“未正时分吧。”
凤姐笑了笑,说道:“那行,我去陪陪老太太。
说着,也不唤平儿,就是扭着纤纤腰肢,向着阁楼回了。
平儿柳叶细眉下的明眸闪了闪,道:“大爷,二奶奶她
贾珩看了一眼脸庞丰润的平儿,点了点头,道:“你以后多规劝规劝她就是了。”
平儿垂了垂眸,轻声应着。
贾珩说完,转身向着竹林掩映的环廊走着,清声道:“你们三个躲在哪儿做什么,也不担心脚下有蛇。”
却是方才就注意到了窥伺目光,这目光瞒得住凤姐,却瞒不过他。
史湘云带着探春、黛玉正在竹篁之后偷瞧着,一下子对上那锐利目光,就是“呀”的一声,“珩哥哥,你怎么”
然而,脚下却是踩着一块儿碎石,脚下一滑,“哎呦”一声,就向一旁的台阶上栽过去。
黛玉、探春见此都是惊呼一声,却见湘云那张苹果圆脸儿正要和石头来个亲密接触,两张小脸皆是吓得苍白。
就在这时,却见一道身影迅速闪过,如一阵风般,带起竹叶晃动,其人,抄手就是托住湘云。
贾珩只觉掌心一阵柔软,倒也没有多想,用力一带,将史湘云拉入怀中,近是从后方半拥,声音低沉道:“怎么冒冒失.失的。”二
i史湘云一张苹果圆脸儿,已是吓得花容失色,伸手捂住初具规模的丘陵,颤声道:“珩哥哥,刚才,吓死我了
黛玉、探春这边儿也回转过来神思,拉过湘云的小手,问道,“云妹妹,你没事儿吧?”
查看了下湘云,见并无受伤,心头稍松。
睡吧美少年
贾珩也状极自然放开史湘云,抬眸,清冷目光扫过黛玉、探春,皱眉问道:你们三个怎么偷偷跑出来了?”
探春清声道:“珩哥哥,云妹妹说跟着出来看看,听着你们在这边儿说话,不方便出来,就躲在这边儿。
黛玉一剪秋水明眸,盈盈波动,抿唇不语。
贾珩轻声道:“那也别往这犄角旮旯钻,不说蛇虫叮咬,就是磕着碰着,也不是闹着玩儿的。”
探春微微垂下眼睫,有些不好意思,纤声道:“珩哥哥说的是。”
下黛玉螓首点了点,也没有说什么。(木
湘云这会子也不知想起什么,一张惊魂未定的霜白小脸,渐渐爬上两朵红晕,好在苹果脸儿少女,原就两颊如胭脂,嫣然红润,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贾珩也不多言,清声道:“好了,你们回阁楼听戏罢,等未时咱们就回去了。”
说着,摆了摆手,打算举步离去。
探春抬起秀美螓首,清声道:“珩哥哥,你呢?”
“我不大喜欢听戏,四下走走。”贾珩顿住步子,看向探春,轻笑说道。
说来,他自来此界以来,还真没有怎么出来散散心,如今清虚观以及周围的山景、瀑布看着倒是十分清幽,正好四下看看。
探春明眸闪闪,桃花唇瓣翕动了下,鼓起勇气说道:“珩哥哥,我也不大爱听戏,一起走走罢。”
贾珩闻言,沉系目光打量着那气质英媚、清丽的少女,探春今儿披了一件红色披风,内里则是大红底子白色竹叶印花对襟褙子,白色交领袄,下着白色百褶裙,为英媚、明丽的气质增添了几分少女的热情、烂漫。
贾珩默然片刻,正要开口。
湘云这会子回复了心神,本就是性情娇憨烂漫的少女,开口道:“珩哥哥,你们去哪儿顽啊,带上我呀,我也去。”探春:
黛玉星眸眨了眨,有心拉了拉湘云,不要胡闹,但心里也不大想回去听戏。
贾珩回眸看向黛玉和湘云,想了想,与其让湘云乱跑,不若带着一起走走,反正一只羊是也是放,两只羊也是赶,念及此处,就轻笑说道:“行吧,一起转转罢。”
探春玉容微顿,虽心思有些失落,但也是轻笑说道:“珩哥哥,这清虚观修得有六十多年了,当年还是老国公和几家勋贵共同筹盖的呢。”
贾珩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道观古朴雅致,倒也颇多赏玩之处。”
众人就缓缓行着,四下游玩。
贾珩行至廊檐两侧如林的石碑前,在一座一人高的石碑伫立,伸手轻轻摩挲着符篆碑,感慨道:“看着这碑也是沐风栉雨,不知几度春秋了。
黛玉春山黛眉下的明眸莹润如水,近得前来,也是学着贾珩的样子,伸出纤纤素手,摩挲着石碑,只觉触感冰凉、光滑,在秋日晌午有着几分别样的感觉,打量着上面符篆,丹唇轻启,随口道:“珩大哥可知道这上面画的是什么符?”
贾珩道:“这个吗?这是太上秘法镇宅灵符,一共七十二道,皆勾勒于前后左右。”
他前世因祖父之故,在中学时就观读
J小儿N儿U大
道藏,为此练了一手好字,对这些符篆倒不陌生。
黛玉一张俏丽脸蛋儿上现出讶异,轻声道:“珩大哥,如何知道这些?”
湘云、探春也是将两道诧异的目光投向贾珩。
贾珩温声道:“以前读得杂书多一些,这些道书、佛经也不少翻阅,不过,这些道书、佛经,你们回去还是不要看了,这类书最是移情改性。”
这话却是和未来的宝钗所言几无二致
贾珩说着,也是心有所感,转头看了一眼黛玉。
在前世那一版经典红楼梦电视剧,黛玉的扮演者
然而,黛玉却是扬起一张粉腻小脸细眉下的星眸闪了闪,清声道:“珩大哥说来也看过不少道书、佛经,倒也不见移情改性的。”
林怼怼,终究是不甘蛰伏,没有忍住,只是终究还是有些怯,气势还是弱了几分。
贾珩轻轻笑了笑,系系看着黛玉,却是不语。
黛玉却被这种笑而不语,弄得芳心异樣之余,渐渐生出几分羞恼。
那种明明大不了她几岁,却把她当小妹妹看的目光,虽觉得温暖可亲,可也有几分不服气。
探春轻笑道:
“珩哥哥,不能以常人
度之呢。
湘云梨涡浅笑,说道:“可珩哥哥,比我们也大不了几岁啊。”
黛玉没有多说话,只是那一双熠熠流转的星眸,盯着贾珩,只是系待下文。
贾珩迎着黛玉的目光注视,想了想,缓缓说道:“你若看得清前路,认得清自己,纵看再多道书,佛经,也移不了你的情、改不了你的性。”
什么样的人才会选择在道书、佛经中寻找寄托?
要么是对前路迷茫,要么是对自己迷茫。
前者表现为突遭大變,逃避现实,后者表现为精神空虚,寻不到自我价值锚定。
但这都是,没有着一套属于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。
黛玉星眸眨了眨,芳心轻颤,喃喃道“看得清前路,认得清自己
先婚厚愛,殘情老公太危險 小說
探春也是系系看向贾珩,思量着少年的话,面上若有所思。也
贾珩轻声道:“彼时你是不会生出避世清修的念头的,你只會说,多少事,从来急,天地转,光阴迫,一万年太久,我只争朝夕。”
对与天斗,与人斗,与地斗,其乐无穷的人。
道书、佛经能移了这种人的性情?他们能反过来移了道书、佛经的性!什么求仙问道,宇宙永恒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与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,他们只想在觉醒的年代,把有限的生命长度,在平凡的世界中,活出大江大河的宽度来。
黛玉系系看着少年,胃烟眉下的一剪秋水明眸莹莹波动,心头一字一字响起,“多少事,从来急,天地转,光阴迫,一万年太久,我只争朝夕。”探春明眸焕彩,定定看着那少年,目光深处渐渐涌起一丝情愫。
ane pako2
这就是她的珩哥哥呢
看着怔立的二人,贾珩道:“好了,别想这些,咱们上山看看,后山似乎有可观瀑布的凉亭。”
说着,當先而行。
探春和黛玉手挽着手,紧随那道颀长挺拔的少年身影,拾阶而上。